唐小怂

这是一只精分的戏精

【凹凸世界】我是你爸爸(二)

谢谢喜欢
仍然ooc出天际
全员崩皮
女儿性格古怪还请不要嫌弃

  “哼。”雷狮冷然,微勾起唇角肆意跋扈的笑容在脸上绽开,记忆中的乖巧的带血少女有那么一秒与远处被杀气缭绕的“少年”重合。
  
  她么?雷狮默默调转方向,向着远一些的地方走去。手上的丝织物摩挲在雷神之锤电流涌动的锤柄处,雷狮半眯起眸子。好像有意思起来了,要是她……呵!
  
  “老大……您这是?”帕洛斯停下了给佩利顺毛的动作,笑眯眯的把手背过去,问道。
  
  “看戏。”简短答了两个字,雷狮两条长长的头巾随风狂舞,抢尽了雷狮的风头。
  
  看来老大心情还不错?帕洛斯挑挑眉,嘴角含着不明所以的笑,拖着佩利缓步离开原来的地方。嘛,看来是真的有戏看了,那就先欣赏一下吧~
  
  “……”斜眼扫过雷狮扬起的唇角,卡米尔随手压低了帽檐,一双湛蓝的眸子隐藏在低低的帽子下,一向平静似水的眸中在观察一阵早已不耐烦的“少年”后,泛起了点点涟漪。
  
  果然是她。
  
  卡米尔不做声,静静地待在雷狮身边,准备看戏。
  
  ——有她在的地方就有戏看,这是雷狮亲口告诉他的。
  
  ——
  
  莉莉娅颤抖着抱住自己的臂膀,微微缩了些,原本挺直的背弯了起来——糟糕,是他来了,是他,是他!!!淡定,淡定,来了就证明我所做的事情他已经知道,那么……他就是以抓捕者的身份来的……???不,不能,我不能认输,不能……死。
  
  短短几秒,莉莉娅理清了思绪,高傲的抬起头,转身提起刚旋开如一朵白色花朵的裙摆,向着“少年”阿斯尔的方向甜甜一笑,“您好,阿斯尔先生。”
  
  “……”阿·困到要死·斯·反射弧超长·尔在几分钟过去后才颤了颤睫毛,表示自己还没睡着,但已在睡着的边缘徘徊。
  
  莉莉娅在安迷修有些错愕的目光下保持着提裙摆的优雅姿势——鬼知道这个强到要死又分不清男女的冷淡家伙会不会因为她的一个动作而动手啊!
  
  
  表面上很淡定从容的莉莉娅表示要保护自己好不容易撑起来的淑女人设,即使她已经在大鹏展翅的边缘。
  
  “啊——”极其烦躁的抓抓自己栗色的头发,阿斯尔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阿斯尔是在叫自己。
  
  这可不能怪她,换了那么多个名字了后,还要相应的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放谁都会脑容量不足吧,何况她又不是最强大脑,拿来那么大本事。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athos这个名字的,阿斯尔懒洋洋的打个哈欠,信手抹去眼角理性泛出的泪花,然后拔出巨大的形状怪异的大刀。一部分浮于半空的莹莹巨剑随着大刀的移动改变了静止的状态,缓慢却又杀气凌然的降低了重心,环在阿斯尔的周围,宛若忠诚的守护者拥簇着不可一世的君王。
  
  “走一趟。”阿斯尔扛起巨剑——秩序,踱步到莉莉娅的前方,一抬头,看到了还有点小惊讶的棕发少年。
  
  蹙起眉头,阿斯尔抬剑指向安迷修,面无表情的开了口,“……骑士?”
  
  “最后的骑士——”条件反射般,安迷修从乱成一团的思绪中抽身后脱口而出他的名言。
  
  “铮——”阿斯尔手中的秩序轰然砸向地面,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安迷修为了给小姐们留下好印象而练习过多次以至于被人说成恶心帅的开场白。
  
  浓尘中,安迷修看见了阿斯尔的眼睛——无尽深渊般的深不见底,空洞无物,只有杀意在毫无波澜的眸中扩大,游荡的杀意渐渐凝成鬼火一般的点点幽绿。
  
  让人感到很不舒服的眼睛,怪异的说不出来,好像在注视她平静双眸时就深陷入恶性诅咒,被人诅咒永世不得苟活。
  
  “咳咳,”莉莉娅轻咳几声,挥手扫去面前的烟尘,秀气的眉眼间尽是不满之色,“阿斯尔先生这是做什么?”
  
  “……”阿斯尔默默擦拭着即使插入地理一部分但仍然比她高的秩序,锋利的刀刃映出她漠无表情的脸。“你违规了,回去吧。”
  
  安迷修小退了几步,看看阿斯尔悠闲的模样,再看看莉莉娅恨得直咬牙的表情,他疑惑的捏紧了手中的双剑。“在下能否一问,这是怎么回事?——莉莉娅小姐。”
  
  忽然被点名的莉莉娅觉得背后一阵发凉,百般纠结之后,她还是决定把安迷修的问题晾上,先解决阿斯尔这边比较好。
  
  小心斟酌着措辞,莉莉娅用轻柔如春风拂水般的声音问道:“不知莉莉娅犯了什么错误以至于让阿斯尔大人亲自来一趟。”

  安迷修:莫名被忽略了qwq
  
  低眉顺眼的模样乖巧无比,少女浅浅的笑容更是温驯,从容。
  
  “呵,”阿斯尔嗤笑——其实算不上笑,毕竟勾起的嘴角弧度连十度都是勉强算上的。她百无聊赖的弹着秩序的刀锋,清脆如玉珠落盘的声音却像重锤一样敲击着莉莉娅的心脏。
  
  “非把你那些破事抖出来才好么?”
  
  “不!”听到阿斯尔这话,莉莉娅几乎是不经过大脑的过滤就回了对方,但这话一出口就暴露了她在隐瞒什么——她那点破事。
  
  莉莉娅慌张摆手的动作被阿斯尔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把。
  
  要是早知道她不是什么乖巧的人就该早些做掉她,现在搞出事了,还要自己收拾,嘁——还不如早些杀掉呢。
  
  安迷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总觉得“少年”毫无波澜的脸上隐约透出了怒意。
  
  “这位先生,能否告知在下莉莉娅小姐到底做了些什么?”安迷修微微欠身,行了个无可指摘的骑士礼。
  
  “要是感兴趣的话——”阿斯尔斜眼瞥过安迷修后又把视线移到莉莉娅的身上,她极小的哼一声,扔糖一样把一个刻有精致纹路的蓝色石子丢到安迷修的手上,“看这个,现在。”
  
  阿斯尔被安迷修一问就突然来了兴致——恶搞人的兴致。她丢给安迷修的是她从别人那顺来的储存盘——只不过是长成石子的外表而已。而那里面是莉莉娅和人干的龌蹉事情,还是和凹凸世界里的无名小卒干的龌蹉事情。
  
  刚开始知道这件事情阿斯尔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她可记得当初莉莉娅是如何哭着求自己帮助她进入危险系数高达十级的凹凸世界,那时候莉莉娅的说辞好像是,她太爱一个叫安迷修的人了,她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只为了看那个叫安迷修的一眼……
  
  看了录像的第一秒阿斯尔就按下了暂停键,下一秒就一刀把电脑劈了。
  
  这种肮脏的事情莉莉娅还那么享受,还特意去把自己打扮一番送的人家的床上,比起她当初苦苦哀求阿斯尔的可怜模样真是简直了!
  
  阿·感觉被骗·斯·脾气太爆·尔已经把有意要展翅的大鹏拔了毛架在烤架上准备开烤了。
  
  “……这是?”安迷修手忙脚乱的接过小巧的储存盘,说真的,扔个人过去安迷修肯定能接住,但这玩意太小了,安迷修捣腾好半天才拿住。
  
  看安迷修像拿着烫手的山芋般拿着储存盘,还时不时翻来翻去的,就像希望手中很烫的烧烤赶快凉的人那样。阿斯尔对此只懒懒吐出两个字:“啰嗦。”
  
  “少年”满脸都写着“要你看就快看,哪来那么多废话,再废话小心我杀了你。”
  
  安迷修顿时觉得现在的孩子都很拽。
  
  将储存盘放在终端前面进行扫描成像,不一会儿安迷修的终端就在一干人的注视下冒出来少儿不宜的无声画面。
  
  安迷修吓的手一抖扔掉了储存盘,刚想要关掉终端,却被阿斯尔手疾眼快的按住了他的胳膊。安迷修疑惑的对上了阿斯尔冷然的脸,阿斯尔朝着莉莉娅的方向微微挑眉又指指视频里的女主角。
  
  得到示意的安迷修红着脸把眼睛张开一条小缝,看看早已失神的莉莉娅再看看画面里的人——竟是同一个人!!
  
  “莉莉娅……小姐。”欲张欲合的嘴颤抖着,安迷修不敢相信纯洁如天使般的莉莉娅竟然会有那么……的一面。
  
  “哼。”放低音调,阿斯尔抱臂朝远处自觉把弟弟的帽檐压的更低的雷狮一抽嘴角,算是问了好。
  
  “你……”失神许久的莉莉娅缓缓抬起头,兔眼一样煞红的双眸直直看向阿斯尔,哭肿的眼睛像核桃一般臃肿。明明是一副可怜楚楚的容貌,身边却违和的游荡着缕缕杀气。“太过分了!”
  
  “是么?”阿斯尔冷哼着答道,“不过我还可以更过分。”

——
我好像为阿斯尔加了太多戏诶……下一章丹尼尔大概会出来,然后是格瑞,雷狮,嘉德罗斯……
嗯,打算嫖个遍啊【长叹】
athos:神弃之人
谢谢喜欢呐!【鞠躬】还请不要嫌弃ooc到极致的安哥他们←我尽力了,只能写成这样了qwq

【嫖全员】凹凸世界——我是你爸爸

慎入
巨型ooc
幼儿园文笔
女主比玛丽苏还要玛丽苏
汤圆首发
能接受的话,请↓

             斜阳的光辉打在少女的身上,勾勒出少女穿着淡色连衣裙的曼妙腰肢,也为她微倾的身形拢上一层神秘薄纱。
  
  虽隔着玻璃,却也惹的参赛者们频频侧目。
  
  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是神的宠儿,集所有美好于一身。
  
  莉莉娅恰是这种人。
  
  莹白如玉的纤细手臂支撑着带有温婉笑容的粉面,随着莉莉娅越来越深的笑容,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像是一对振翅欲飞的蝴蝶,“安迷修大人,莉莉娅在这里哦!”
  
  莉莉娅起身朝远处的安迷修挥挥手,露出洁白的贝齿。
  
  那头的安迷修加快了速度,来到莉莉娅的面前,行了一个再标准不过的骑士礼后抬头,歉意的笑了笑,“真是抱歉,在下居然让莉莉娅小姐等了那么久……”
  
  “没关系的。”莉莉娅扬起明媚的笑容,让 餐厅的璀璨灯光霎时间变得暗淡起来,她亲昵的去拉安迷修的手臂,却发现了安迷修长袖下的绷带,垂下头她细细端详起来,宛若捧着脆弱的珍宝般小心翼翼。
  
  “安迷修大人怎么又受伤了啊?”莉莉娅仔细查看安迷修的伤口,确认没有太大事情之后抬起头不满意的嘟起嘴巴,“您怎么又独自一个人去刷积分啦?不是和您说过要带上我的嘛!”
  
  “在,在下不是有意要隐瞒莉莉娅小姐的,”安迷修急忙摆手,语无伦次的解释着,“是,是这个副本太危险了,真的,在下不会骗莉莉娅小姐的!!”
  
  把手背在身后,莉莉娅弯起淡粉色的双眸,露出像是恶作剧成功了的孩子那般的笑容,小小的得意与小小的俏皮融在一起,“好啦,和您开个玩笑嘛,莉莉娅是知道安迷修大人在担心我的安全的。”
  
  安迷修听莉莉娅这么一说便不再解释,刚才还紧张的像是突然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小学生的脸展出笑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么,请莉莉娅小姐坐下吧。”
  
  “嗯,”莉莉娅点点头,戴着的水晶耳坠轻轻摆动,折出摄人心魄的光芒,“安迷修大人也请坐哦!”
  
  “好的。”拉开椅子,安迷修微笑着坐下,随手唤来小机器人,又歪头问莉莉娅,“莉莉娅小姐今天想吃什么呢?”
  
  莉莉娅半眯起美眸,伸出手把小机器人抱在怀里,摸着小机器人圆滚滚的小脑袋,满意的笑了,“就来黑森林好啦!”
  
  “莉莉娅要一份黑森林呐!”小机器人跳出莉莉娅的怀里,努力挥舞着小短腿跑向甜品区,“快,莉莉娅要一份黑森林,要快点送给莉莉娅酱!”
  
  “噗——”莉莉娅扭头看小机器人火急火燎的背影,一没忍住笑出声来,“真是太可爱了!”
  
  “……”安迷修盯住莉莉娅纯良无害的笑脸,不自觉的摩挲着手中握住的茶杯,笑容不改,心中却很是纠结。
  
  昨天他又梦见了她,又梦见了那个独自一人跪在地上不住颤抖的小小的她。她无声的啜泣着,眼泪大滴滚落打在地面上,他向她伸手,他想要向她道歉,无奈,他像是被施了定身术般僵硬,抬不了手。,就连蹙眉都做不到。每句话一到喉咙里就都变成的“呜呜噜噜”的,含糊不清的细微声音,连他自己听起来都费劲的声音想要传给离他那么远的她,简直是异想天开。
  
  时间一点点流逝,女孩的呜咽却没有停止,在断断续续的哭声中,他猛然听到了女孩不成话的忠告,“远……远,会杀……的,她,滚!!”
  
  女孩的怒气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蒸腾了所有水,在火光与水雾的作用下,女孩的脸变得逐渐扭曲,瘦弱的身体也渐被火舌舔舐,她偏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代价,代价,罪人,罪人……”
  
  他听到她此般低声喃语。
  
  像是虔诚的信徒在教堂进行庄重的祈祷仪式,又像是在独自歌颂着神的恩德,“罪恶之人啊,袖身旁观的人啊,放下心中的执念,为自己进行救赎吧!救赎吧,忏悔吧,为她悼念吧……”
  
  她的声音弱了下去,化为似有似无的一缕缥缈孤烟缠绕着他——直到他惊醒。
  
  空灵的童声回荡,忏悔,罪孽,救赎……安迷修抿抿毫无血色的薄唇,看向窗外惨白的月光,我还是,没有得到原谅啊……
  
  回想起昨夜梦中她的话,安迷修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眸子中的光渐渐变得灰暗。
  
  “安迷修大人?”莉莉娅咬住粉嫩的唇瓣,疑惑的在安迷修的面前摇摇手,“您……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有啊,”安迷修回过神,将手中尚温的红茶放下,笑的温柔,“抱歉,失态了。还有,蛋糕来了,莉莉娅小姐。”
  
  瞥见小机器人红着脸把载有蛋糕的盘子举过头顶,莉莉娅急忙端过玉盘,顺手摸了摸它的头。
  
  小机器人:妈耶,莉莉娅小姐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漂亮【脸爆红】
  
  稳稳的放下蛋糕,莉莉娅冲安迷修俏皮一笑,“如果安迷修大人愿意与我一同分享这份蛋糕的话说不定我就不会生气了呢!”她朝不远处那桌的客人努努嘴,补充道,“像他们一样哦~”
  
  那桌是一对情侣,两人正嬉闹着喂给对方蛋糕,两人身边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甜如蜂蜜。
  
  “诶?”顺着莉莉娅所示的方向看去,安迷修手一抖,呆呆的眨眨眼睛,在莉莉娅迷之注视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猛的摇头,“这,这怎么,么能行呢?不,不,不行的,莉——”
  
  “哈哈,”莉莉娅掩嘴大笑,“骗您的,安迷修大人,看您紧张的!”
  
  安迷修:【委屈】你骗我……
  
  “好啦,”莉莉娅止住了笑,小孩子似的嘟嘟嘴,撒娇道,“安迷修大人不要气嘛!”
  
  蜜糖般的声音,甜糯糯的,浓重的鼻音与拖长的尾音都让联想到传说中的塞壬——拥有最甜美歌声的妖。不,或者说她比塞壬还会魅惑人!
  
  
  “咳……”安迷修手握空拳放在唇边干咳一声,扭过头,脸上一片绯红,“那个,在下是不会生莉莉娅小姐的气的……”
  
  躲避的目光忽然看到了对面小巧精致的蛋糕,安迷修转开了话题,“莉莉娅小姐快吃蛋糕吧!”
  
  “好吧。”莉莉娅故作无奈的耸耸肩,拉过碟子,默默吃了起来。
  
  嘁——还是那么不解风情呐,骑士阁下。嘛,不过还早,不急,一个一个来~你们都会爱上我的哦~
  
  嘴角勾起了不明所以的笑,莉莉娅心情大好的吃完了蛋糕。
  
  “那么,在下送小姐回去吧。”说着,安迷修起身跨步来的莉莉娅座位的旁边,微微欠身,伸出来右手。
  
  “好哇!”莉莉娅优雅的把纤纤玉手搭在了安迷修节骨分明的大手上,炽热的温度从手上传来,安迷修抬起头,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拖起莉莉娅的手。
  
  童话般美好的画面,公主与骑士的美丽邂逅

  出了餐饮区,莉莉娅和安迷修一起走向莉莉娅的暂时居所——一个小型公寓。
 
  微风拂过,撩起莉莉娅金黄的发丝,淡淡的发香散开。
  
  “安——”
  
  一道落雷骤然而至,打断了莉莉娅的话,也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望着眼前黑焦的还有缕缕灰烟的地面,安迷修向右上角迈出一步,将莉莉娅护在了身后,凝晶,流焱已准备攻击。
  
  “安迷修——”雷狮嗤笑,站到了安迷修的对面,雷神之锤萦绕紫色的电流噼啪作响,“改当护花使者了么?”
  
  “与你无关吧,雷狮。”安迷修盯住雷狮,生怕错过他的一个小小举动,手中不断向凝晶和流焱灌输元力。
  
  “打扰一下,麻烦走一趟吧,莉莉娅小姐。”少年清冷的声音在暗火弥散的周围身后响起,带着几分倦意,带着几分嘶哑。
  
  阿斯尔拄着巨剑,半阖着黑色双眸,下巴架到刀柄上,病态白的皮肤下隐约可见细密的血管,“少年”的懒散的病态美惊艳了斜阳。
  
  “啊!!……”莉莉娅掩嘴惊呼,瞳孔骤然收缩,泪水迅速盈满眼眶,完了,是他!!!
  
  “怎么,还不动么?”阿尔斯再次开口,带了些许怒意,身后涌现无数折射着凌冽寒光的透明巨剑,悬浮于半空,杀气弥漫。
  
  “莉莉娅小姐……”安迷修回过头,看见了莉莉娅的惊恐之色,也看见了暖阳中的懒散“少年”。

感觉好听到爆,莫名觉得更配凹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