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怂

这是一只精分的戏精

【凹凸世界】我是你爸爸(二)

谢谢喜欢
仍然ooc出天际
全员崩皮
女儿性格古怪还请不要嫌弃

  “哼。”雷狮冷然,微勾起唇角肆意跋扈的笑容在脸上绽开,记忆中的乖巧的带血少女有那么一秒与远处被杀气缭绕的“少年”重合。
  
  她么?雷狮默默调转方向,向着远一些的地方走去。手上的丝织物摩挲在雷神之锤电流涌动的锤柄处,雷狮半眯起眸子。好像有意思起来了,要是她……呵!
  
  “老大……您这是?”帕洛斯停下了给佩利顺毛的动作,笑眯眯的把手背过去,问道。
  
  “看戏。”简短答了两个字,雷狮两条长长的头巾随风狂舞,抢尽了雷狮的风头。
  
  看来老大心情还不错?帕洛斯挑挑眉,嘴角含着不明所以的笑,拖着佩利缓步离开原来的地方。嘛,看来是真的有戏看了,那就先欣赏一下吧~
  
  “……”斜眼扫过雷狮扬起的唇角,卡米尔随手压低了帽檐,一双湛蓝的眸子隐藏在低低的帽子下,一向平静似水的眸中在观察一阵早已不耐烦的“少年”后,泛起了点点涟漪。
  
  果然是她。
  
  卡米尔不做声,静静地待在雷狮身边,准备看戏。
  
  ——有她在的地方就有戏看,这是雷狮亲口告诉他的。
  
  ——
  
  莉莉娅颤抖着抱住自己的臂膀,微微缩了些,原本挺直的背弯了起来——糟糕,是他来了,是他,是他!!!淡定,淡定,来了就证明我所做的事情他已经知道,那么……他就是以抓捕者的身份来的……???不,不能,我不能认输,不能……死。
  
  短短几秒,莉莉娅理清了思绪,高傲的抬起头,转身提起刚旋开如一朵白色花朵的裙摆,向着“少年”阿斯尔的方向甜甜一笑,“您好,阿斯尔先生。”
  
  “……”阿·困到要死·斯·反射弧超长·尔在几分钟过去后才颤了颤睫毛,表示自己还没睡着,但已在睡着的边缘徘徊。
  
  莉莉娅在安迷修有些错愕的目光下保持着提裙摆的优雅姿势——鬼知道这个强到要死又分不清男女的冷淡家伙会不会因为她的一个动作而动手啊!
  
  
  表面上很淡定从容的莉莉娅表示要保护自己好不容易撑起来的淑女人设,即使她已经在大鹏展翅的边缘。
  
  “啊——”极其烦躁的抓抓自己栗色的头发,阿斯尔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阿斯尔是在叫自己。
  
  这可不能怪她,换了那么多个名字了后,还要相应的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放谁都会脑容量不足吧,何况她又不是最强大脑,拿来那么大本事。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athos这个名字的,阿斯尔懒洋洋的打个哈欠,信手抹去眼角理性泛出的泪花,然后拔出巨大的形状怪异的大刀。一部分浮于半空的莹莹巨剑随着大刀的移动改变了静止的状态,缓慢却又杀气凌然的降低了重心,环在阿斯尔的周围,宛若忠诚的守护者拥簇着不可一世的君王。
  
  “走一趟。”阿斯尔扛起巨剑——秩序,踱步到莉莉娅的前方,一抬头,看到了还有点小惊讶的棕发少年。
  
  蹙起眉头,阿斯尔抬剑指向安迷修,面无表情的开了口,“……骑士?”
  
  “最后的骑士——”条件反射般,安迷修从乱成一团的思绪中抽身后脱口而出他的名言。
  
  “铮——”阿斯尔手中的秩序轰然砸向地面,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安迷修为了给小姐们留下好印象而练习过多次以至于被人说成恶心帅的开场白。
  
  浓尘中,安迷修看见了阿斯尔的眼睛——无尽深渊般的深不见底,空洞无物,只有杀意在毫无波澜的眸中扩大,游荡的杀意渐渐凝成鬼火一般的点点幽绿。
  
  让人感到很不舒服的眼睛,怪异的说不出来,好像在注视她平静双眸时就深陷入恶性诅咒,被人诅咒永世不得苟活。
  
  “咳咳,”莉莉娅轻咳几声,挥手扫去面前的烟尘,秀气的眉眼间尽是不满之色,“阿斯尔先生这是做什么?”
  
  “……”阿斯尔默默擦拭着即使插入地理一部分但仍然比她高的秩序,锋利的刀刃映出她漠无表情的脸。“你违规了,回去吧。”
  
  安迷修小退了几步,看看阿斯尔悠闲的模样,再看看莉莉娅恨得直咬牙的表情,他疑惑的捏紧了手中的双剑。“在下能否一问,这是怎么回事?——莉莉娅小姐。”
  
  忽然被点名的莉莉娅觉得背后一阵发凉,百般纠结之后,她还是决定把安迷修的问题晾上,先解决阿斯尔这边比较好。
  
  小心斟酌着措辞,莉莉娅用轻柔如春风拂水般的声音问道:“不知莉莉娅犯了什么错误以至于让阿斯尔大人亲自来一趟。”

  安迷修:莫名被忽略了qwq
  
  低眉顺眼的模样乖巧无比,少女浅浅的笑容更是温驯,从容。
  
  “呵,”阿斯尔嗤笑——其实算不上笑,毕竟勾起的嘴角弧度连十度都是勉强算上的。她百无聊赖的弹着秩序的刀锋,清脆如玉珠落盘的声音却像重锤一样敲击着莉莉娅的心脏。
  
  “非把你那些破事抖出来才好么?”
  
  “不!”听到阿斯尔这话,莉莉娅几乎是不经过大脑的过滤就回了对方,但这话一出口就暴露了她在隐瞒什么——她那点破事。
  
  莉莉娅慌张摆手的动作被阿斯尔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把。
  
  要是早知道她不是什么乖巧的人就该早些做掉她,现在搞出事了,还要自己收拾,嘁——还不如早些杀掉呢。
  
  安迷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总觉得“少年”毫无波澜的脸上隐约透出了怒意。
  
  “这位先生,能否告知在下莉莉娅小姐到底做了些什么?”安迷修微微欠身,行了个无可指摘的骑士礼。
  
  “要是感兴趣的话——”阿斯尔斜眼瞥过安迷修后又把视线移到莉莉娅的身上,她极小的哼一声,扔糖一样把一个刻有精致纹路的蓝色石子丢到安迷修的手上,“看这个,现在。”
  
  阿斯尔被安迷修一问就突然来了兴致——恶搞人的兴致。她丢给安迷修的是她从别人那顺来的储存盘——只不过是长成石子的外表而已。而那里面是莉莉娅和人干的龌蹉事情,还是和凹凸世界里的无名小卒干的龌蹉事情。
  
  刚开始知道这件事情阿斯尔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她可记得当初莉莉娅是如何哭着求自己帮助她进入危险系数高达十级的凹凸世界,那时候莉莉娅的说辞好像是,她太爱一个叫安迷修的人了,她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只为了看那个叫安迷修的一眼……
  
  看了录像的第一秒阿斯尔就按下了暂停键,下一秒就一刀把电脑劈了。
  
  这种肮脏的事情莉莉娅还那么享受,还特意去把自己打扮一番送的人家的床上,比起她当初苦苦哀求阿斯尔的可怜模样真是简直了!
  
  阿·感觉被骗·斯·脾气太爆·尔已经把有意要展翅的大鹏拔了毛架在烤架上准备开烤了。
  
  “……这是?”安迷修手忙脚乱的接过小巧的储存盘,说真的,扔个人过去安迷修肯定能接住,但这玩意太小了,安迷修捣腾好半天才拿住。
  
  看安迷修像拿着烫手的山芋般拿着储存盘,还时不时翻来翻去的,就像希望手中很烫的烧烤赶快凉的人那样。阿斯尔对此只懒懒吐出两个字:“啰嗦。”
  
  “少年”满脸都写着“要你看就快看,哪来那么多废话,再废话小心我杀了你。”
  
  安迷修顿时觉得现在的孩子都很拽。
  
  将储存盘放在终端前面进行扫描成像,不一会儿安迷修的终端就在一干人的注视下冒出来少儿不宜的无声画面。
  
  安迷修吓的手一抖扔掉了储存盘,刚想要关掉终端,却被阿斯尔手疾眼快的按住了他的胳膊。安迷修疑惑的对上了阿斯尔冷然的脸,阿斯尔朝着莉莉娅的方向微微挑眉又指指视频里的女主角。
  
  得到示意的安迷修红着脸把眼睛张开一条小缝,看看早已失神的莉莉娅再看看画面里的人——竟是同一个人!!
  
  “莉莉娅……小姐。”欲张欲合的嘴颤抖着,安迷修不敢相信纯洁如天使般的莉莉娅竟然会有那么……的一面。
  
  “哼。”放低音调,阿斯尔抱臂朝远处自觉把弟弟的帽檐压的更低的雷狮一抽嘴角,算是问了好。
  
  “你……”失神许久的莉莉娅缓缓抬起头,兔眼一样煞红的双眸直直看向阿斯尔,哭肿的眼睛像核桃一般臃肿。明明是一副可怜楚楚的容貌,身边却违和的游荡着缕缕杀气。“太过分了!”
  
  “是么?”阿斯尔冷哼着答道,“不过我还可以更过分。”

——
我好像为阿斯尔加了太多戏诶……下一章丹尼尔大概会出来,然后是格瑞,雷狮,嘉德罗斯……
嗯,打算嫖个遍啊【长叹】
athos:神弃之人
谢谢喜欢呐!【鞠躬】还请不要嫌弃ooc到极致的安哥他们←我尽力了,只能写成这样了qwq

评论

热度(1)